甄嬛傳番外篇:原來瑛貴人死得并不冤,聽她怎樣跟甄嬛說的?

小九 2023/03/25 檢舉 我要評論

書接上回,甄嬛送走了葉瀾依,正要回寢室歇息一會兒,佩兒卻又進來稟報道:「娘娘,瑛貴人來訪。」

甄嬛十分詫異,自思在宮中時與瑛貴人并無交際,今日為何會突然造訪?一面想著,一面吩咐道:「有請。」

話音剛落,卻見瑛貴人已徐徐走進來宮,見到甄嬛忙屈身行禮道:「嬪妾拜見熹妃娘娘。」

甄嬛忙吩咐佩兒道:「快,快攙起來。」遂向瑛貴人道:「 在這陰司地府,貴人不必拘這些虛禮,快請坐。」

瑛貴人方欠著身子坐下,溫婉致歉道:「冒昧打擾娘娘,嬪妾失禮了。」

甄嬛道:「哪里的話,你能來坐坐,本宮很高興,今日閑來無事,正想找人說說話兒呢,你碰巧就來了。只是,不知貴人今日白來逛逛, 還是另有別的事?

瑛貴人聞聽此言,有些許踟躕,欲言又止,不禁再次屈身行禮道:「 娘娘慧眼如炬,嬪妾確有一事相求。望娘娘能疏通關隘,幫嬪妾脫離苦海。」

甄嬛不解其意,遂笑道:「貴人快休要如此,有何事盡管直說,但凡本宮幫得上的,定會鼎力相助。」

1:人鬼皆喜自由身,開脫桎梏尋前根,誰知歸路有羈絆,時過境遷易乾坤。

瑛貴人低頭悵然嘆道:「娘娘,想必也知道了,皇上欲特赦一批‘ 無孕、無子’的宮嬪。」

甄嬛點頭道:「是,我也聽說了。」

瑛貴人道:「嬪妾私心盤算著,嬪妾也應該身在其中。」

甄嬛道:「是嗎? 那就恭喜瑛貴人了。

「可是,眼下,嬪妾卻陷入窘境,無所適從。望娘娘能助嬪妾脫身泥潭,早日歸根。」言畢再次起身行禮。

甄嬛詫異道:「哦?到底是為了何事?但凡能幫得上的,本宮自然愿意極力成全。」

瑛貴人道:「娘娘也知道,嬪妾當初是從果郡王府出去的,是王府的女婢,如今,獲得皇上特赦,本該返回王府,可是, 嫡福晉卻執意不肯接受嬪妾回府,言稱奴婢生前乃是戴罪之身,恐連累了王爺。因此……」

甄嬛聽罷這話,亦現些為難之色,和緩道:「并非本宮不肯幫你,只是,這件事,本宮確實有些為難,玉隱雖是本宮的義妹, 但這事關玉隱的家事,我如何好插手干預?」言畢,便送目于身旁的崔槿汐。

槿汐會意,遂也笑道:「既然隱王妃不愿讓小主回王府,那小主又何必自討苦吃?皇上已說過了,特赦宮嬪離不離開冥府皇宮,純屬自愿,不離開的宮嬪,依舊留在內務府領取月例銀子,還享受香火供奉, 小主何必執意回王府仰人鼻息、且受制于人?」

瑛貴人卻紅著臉,低頭不語。

甄嬛似已猜出其中關竅,試探道:「 瑛貴人究竟是舍不下王府,還是舍不得——‘王爺’?」

瑛貴人聽罷此言,勃然變色,忙起身開解道:「嬪妾惶恐,娘娘取笑了。嬪妾在王府棲身多年, 已將王府視做母家,因此才會牽念不舍。斷然不是娘娘想的那樣,奴婢身份低微,怎敢心存非分覬覦王爺?」

甄嬛沉吟道:「雖然之前你是王府的婢女,可自從進宮以后,便成了天子妃嬪。身份自然今非昔比。 縱被皇上賜死,可卻終究也沒廢你的位分,你依舊是皇上的貴人。以這種身份重回王府,玉 隱再不敢把你當作普通奴婢看待,她亦會覺得有壓力。」

瑛貴人道:「只要嫡福晉肯接納嬪妾,嬪妾愿像以前一樣侍奉王爺與嫡福晉, 絕不會妄自尊大,對嫡福晉有半分的不敬。」

甄嬛低頭靜默半晌,方道:「既然如此,那本宮便找個機會邀玉隱來與她說說,轉達你的意思。只是,她愿不愿接受, 本宮也不好過分勉強,總不能‘牛不喝水強按頭’。」

瑛貴人起身行禮道:「既然如此,那嬪妾就先謝過娘娘,擾了娘娘半日,嬪妾先告退了。」

甄嬛點點頭。

瑛貴人剛到門口,甄嬛忽又心念一轉,道:「本宮冒昧問一句, 貴人當日進宮,是玉隱的主意,還是王爺的主意?」

2:當年舊案似沉冤,誰知內有別樣天,原本以為是竇娥,豈知竇娥心藏奸

瑛貴人聽罷這話,瞬間怔在了當場,半晌方緩緩轉過身子道:「娘娘此言何意?嬪妾不明白。」

甄嬛道:「若是玉隱擅作主張, 那王爺為何未出面阻攔?畢竟你在王府侍奉多年,玉隱再怎麼不懂事,也不敢把王爺的貼身婢女隨意處置。還有,瑛貴人的古箏技藝可是堪比端妃的琵琶。貴人如此精湛的技藝, 可當真不像是王府的普通婢女呢。」

瑛貴人神色驟變,顫聲道:「娘娘此言何意? 難不成是在懷疑嬪妾?

甄嬛道:「時至今日,貴人也不要再掩耳盜鈴、自欺欺人了,畢竟,縱然你能過得了我這一關,也未必能逃得過‘靈魂審判’。既然你信得過本宮,又親自跑來這里,便實話實說吧, 如此,本宮才能設法幫你,若不然,彼時被懲罰拘押,豈不被動?」

瑛貴人怔怔地站在原地,遲疑了半晌方道:「娘娘真的肯幫我?」

槿汐默默走過來。扶了瑛貴人重新坐回椅子上,微笑道:「 貴人既然來求我們娘娘,卻又不肯坦誠相告,讓我們娘娘如何幫你呢?」

甄嬛遂吩咐佩兒換茶,又道:「既你是玉隱府里出來的人,我便覺三分親近,更何況,當日本宮病倒在凌云峰,求助王爺,也虧得你們在清涼台悉心照顧本宮,說起來, 王爺與你們對本宮也算有救命之恩,今日你遇到難解之事,正是本宮該投桃報李的時候,若能幫你,本宮怎會坐視不理?

只是,貴人若不坦誠相告,本宮便不知道隱患阻礙在哪里,便是想幫你也無從下手。瑛貴人,你說是不是?」

瑛貴人默默良久,方皺起眉道:「娘娘明鑒,嬪妾也是逼不得已。當日,王爺請來樂師, 苦授婢女技藝,便是想有朝一日,將奴婢送進宮去陪王伴駕,以便將來能為王爺‘眼觀六路耳聽八方’……」

甄嬛點點頭道:「這麼說來,引誘三阿哥弘時,也是王爺的主意了?他試圖把貴人栽培成‘ 武媚娘’?」

瑛貴人低頭默認道:「王爺說,三阿哥最有可能成為太子,而娘娘膝下也有兩位皇子,王爺的意思是,無論將來誰繼承大統, 他都要成為獨一無二的‘攝政王’,因此,王爺要嬪妾務必要穩住三阿哥,不管是把他拉下水, 還是將來借他之勢掌控大局,都是百利而無一害。

若拉他下水,娘娘手里的兩個皇子之一便會毫無懸念地成為太子。 畢竟娘娘與我們王爺交情匪淺……」

甄嬛幽幽道:「也就是說, 當日皇上說你蓄意勾引皇子,并非是欲加之罪?」

瑛貴人難堪道:「王爺只說 先給他‘種下相思’圖謀來日,誰知,這三阿哥卻過分多情,難耐來日。以至于令此計劃一敗涂地。」

甄嬛嘆息了一聲,冷笑道:「可惜,王爺這麼多年的處心積慮竟是功虧一簣。」

瑛貴人低頭默默,愧悔不已。

甄嬛道:「如此看來,本宮真的幫不了你了。 縱然本宮能說服玉隱接納你,你也逃不過靈魂審判那一關。除非,你能證明你是被逼無奈,情非得已,且理由充分證據確鑿。」

瑛貴人面現絕望之色,道:「娘娘,嬪妾原本就是被逼無奈,情非得已啊!」

甄嬛道:「憑你一己之言怎可取信?」

話音剛落,卻聽門外傳來一位女子的聲音:「我愿為她做證。」要知來者何人,且聽下回分解。

要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聲明:此文乃小編自續之——「浮想聯翩」,大家理性觀看,只當娛樂消遣即可,切莫過分較真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