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《浮圖緣》原著,帶您了解深宮之中愛恨糾纏的人物關系

常冬冬 2022/12/28 檢舉 我要評論

大鄴開國二百六十四年,正值壯年的元貞皇帝身患肺癆仍縱欲過度,病勢每況愈下,從顯了癥候到晏駕,攏共半年光景。

皇位空懸,有資格坐上皇位的只有二人,分別是元貞帝的兒子和弟弟,榮王和福王。

而決定這一切的,是太監肖鐸。

榮安皇后

榮安皇后姓趙,是漢家女,從小裹了足。

她的出身極有根底,父親是文華殿大學士,母親是代宗皇帝的堂姐彭城郡主。

十四歲那年,趙氏封后,到元貞帝龍馭賓天整整八個年頭。

榮安皇后從嫁給元貞帝起就一直掌權,不管后來的邵貴妃有多受寵,后宮一直是她一個人說了算。

元貞帝獨寵榮王生母邵貴妃,榮安皇后幾個月不得見皇帝一面,深宮寂寞,她與肖鐸各取所需。

邵貴妃媚態有余智謀不足,心思全花在了皇帝身上,天時地利的時候不知道拉攏人,滿以為有了一紙詔書就握住了天下。

元貞帝一死,榮安皇后本想著讓邵貴妃殉葬,再略施小計籠絡住榮王,以太后之位垂簾聽政,后半輩子就有了保障。

可是榮王死了,死得莫名其妙。肖鐸策劃了這一切,因為他選擇站在福王一邊。

慕容高鞏

慕容高鞏是元貞帝的同胞兄弟,日夜想過皇帝癮,野心不小,能力卻有限。

作為排行最末的皇子,慕容高鞏打小不受重視,老師步馭魯也沒怎麼看顧過他。在上書房讀書,慕容高鞏只能坐最后一排。

后來元貞帝繼位,擔心慕容高鞏造反,雖封他做福王,卻不許他外放就藩。

于是,慕容高鞏留在京中開衙建府,舒舒坦坦地過起了閑散日子,平時寫字聽曲,好不快活。

慕容高鞏在書法上頗有造詣,瘦金體臨摹得入木三分,再蓋上他專有的印章,一帖能賣好幾千兩銀子。

他裝了一輩子的正人君子,等登基為王,好色的嘴臉就暴露了出來,誰家姑娘媳婦入了他的眼,翻墻撬門也得把人弄到手。

而步馭魯的女兒步音樓就是慕容高鞏愛而不得的女人。

步馭魯

六年前,步馭魯因玩弄權術不得法,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,為保命,他以身子不濟為由辭官歸鄉。

步家有四子兩女,除去幺兒,幾位公子分任推官、都指揮經吏和宣撫司僉事,都是才冒頭的六七品小官。

兩個女兒,嫡女步音閣,庶女步音樓。

元貞帝病勢沉疴仍下旨選秀女,步馭魯曾在朝中為官,很清楚此舉是為了充填殉葬人數。

他偏心,讓庶女頂替嫡女,把同樣是自己親生女兒的步音樓推進了火坑。

步音閣

對于愛女步音閣,步馭魯原先有意和南苑王府結親,料著以自己帝師的身份,嫡女過門,一個側妃的頭銜跑不掉。

可選秀女的事情一出,步馭魯貍貓換太子,雖說嫁進南苑王府的還是步音閣,但身份卻變成了庶女,再加上步馭魯已辭官沒了功名傍身,步音閣嫁過去只能做庶福晉。

南苑宇文氏,先輩是錫伯族的旁支,他們管王妃叫福晉,側妃叫側福晉,至于庶福晉,聽著沾了「福晉」二字,實際上就是個比婢女略好一點兒的姨娘罷了。

宇文良時

宇文氏是大鄴唯一的外姓藩王,傳到宇文良時這一輩,已經是第九代了。

南苑王的封地在富庶繁華的江南,南京又是六朝古都,在此間為王,本就比別人更受矚目。

偌大的家業、恁多的人口,就算再高風亮節也不見得沒有疏漏,但宇文氏做到了,這更說明了南苑王心機謀略之深。

宇文氏是世襲的藩王,族中常出名揚天下的美女,因此世代與慕容皇族通婚。

元貞帝后宮就曾有過一位宇文貴妃,可惜美人福薄,晉位不久就病逝了。

福王即位是在預料之外,早前沒有通婚且宇文一脈恰好沒有適齡女子。于是,對王位有覬覦之心的宇文良時,就把目標放在了迎娶大鄴長公主慕容婉婉上。

慕容婉婉

慕容婉婉是福王的胞妹,歲祿萬石,儀同親王,受封合德帝姬。

肖鐸任秉筆太監的時候,曾被指派到慕容婉婉宮里督察宮務。

如今的太后是先皇惠宗皇帝的元后,并不是公主的生母。是以,慕容婉婉雖從小養在太后宮里,但兩人關系并不親昵,真正拉扯她長大的是相依為命的乳娘。

七歲那年,慕容婉婉的乳娘因私情與堂官勾結,案發后,乳娘被帶走,慕容婉婉跌跌撞撞追出去好遠,哭得滿臉都是淚。

在宮里,除了皇帝,擁有生殺大權的還有司禮監的掌印和秉筆太監。

肖鐸在一旁觀察慕容婉婉,見她只是哭,動了惻隱之心,背后使了把勁兒,按律鞭笞乳娘后便將她發回了原籍,并未取她性命。

慕容婉婉知道后,對肖鐸感恩戴德。

肖鐸

肖鐸本名肖丞,肖鐸是他雙胞胎弟弟的名字。

天佑八年,肖鐸老家遭煌災,一夜之間賴以為生的莊稼被蟲吃得一干二凈。

地里沒收成,租子卻依然要繳,肖家沒有積谷,餓得頭暈眼花時就抓蝗蟲吃,吃得惡心到連腸子似乎都要嘔出來。

后來,肖父肖母相繼亡故,肖丞和弟弟只得沿路乞討進京。

他們跟著五湖四海逃難的人走街串巷,白天敲著破碗到處求人施舍,晚上就在胡同里貓著,有塊破草席遮頭便能安睡一晚。

兩年后,宮里出來個太監,騙肖鐸說有賺錢的買賣便宜他。肖鐸信了,被閹成了太監。

六年前,肖鐸受人欺負挨了打,面上看不出傷,回去躺在床上,半夜里就死了。

唯一的親人被凌虐至死,肖丞橫了心要找仇家索命。

于是,他換上了弟弟的衣裳,冒用了弟弟的名諱,咬碎了牙也要小心翼翼地往上爬,甚至不惜以色事人(榮安皇后),最后終于進了司禮監,從隨堂開始一直到坐上一人之下的掌印之位。

彤云

元貞帝駕崩,步音樓在殉葬的名單里,肖鐸受福王之命提前讓人把上吊的步音樓放了下來,彤云開心得不能自已。

彤云是步音樓的婢女,是步音樓進宮后才撥到她身邊的。

七歲那年,鄭家養不活孩子,把彤云送進了宮。

起先,她被安排在尚宮局,因為人不伶俐,干了兩年灑掃。后來分派主子,東一個西一個地前后服侍了十來位,沒一個待見她,都讓她做半夜起來添燈油的苦差。

就在彤云以為自己這輩子就是困在永巷的命的時候,遇到了待她親如姊妹的步音樓。

步音樓

步氏老姓步鹿根,隨龍入關后才改姓單字。

同樣是人生父母養,步音樓從小卻只能吃姐姐吃剩的,穿姐姐不要的。

她的母親不受寵,被步馭魯開了臉后便撂在一邊,病了死了一概不管,隨意一口棺材就給打發了。

每年娘親忌日,步音樓都巴巴兒盼著父親能重視,可府里從未操辦過一回,還是步音樓大了,攢了體己,步母才得享香火祭祀。

步音樓被偏心的爹爹送進京應選,入宮才一個月,圣駕還沒見過一回,就要做朝天女給元貞帝殉葬。

命運的不公,讓步音樓哀嘆自己連場像樣的愛情都沒有就要迎來生命的終局。

陰雨綿綿的日子里,她想到了老家的連城公子。

連城公子

連城公子出身書香門第,一夕之間家道敗落,流落到了酩酊樓。

勾欄瓦舍里的小倌,大都是窮家子充進去討生活的,能舞文弄墨的不多,像連城公子這樣通音律擅丹青的,更是奇貨可居。

有一年花朝節,街口上擠滿了人,都為一睹連城公子風采。

步音樓也去湊熱鬧,遠遠望了連城公子一眼,從此魂牽夢縈。

直到后來遇見肖鐸,步音樓才放下了連城公子。原著里,步音樓曾半真半假地打趣肖鐸道:

「嘖嘖,他連廠臣的一個零頭都不及!所以您只要舍得一身剮,什麼都不用干,站在那兒就能來錢。」

寫在最后

肖鐸對步音樓,初時只拿她當第二個榮安皇后,指著她專寵于福王,將來能在仕途上多提攜自己。

誰承想,紅鸞星動,不僅救命之恩的「利錢」討不回來了,就連肖鐸自己也「賠」了進去。

一日,肖鐸去酩酊樓,什麼也沒干,只讓連城公子在簾外彈了一夜的琴,不發話不許停。

回家后,他嘴角含笑地看著步音樓,說:「(連城公子)估摸著是沒法接客了,腿也粗了手也腫了,看他還怎麼賣弄!」

權傾天下的肖廠臣一朝吃醋,沒想到卻幼稚如斯。

#浮圖緣#​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