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覆流年》穆澤也是重生的!當他說出這句話時,就露出馬腳了

常冬冬 2022/09/14

相信我,穆澤絕對也是重生的!尤其是當穆澤對差點被活埋的陸安然說「 那本王告訴你,你就算是做鬼,也是慶王府的鬼」這句話的時候,我的頭皮都麻了。

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事實上穆澤在《覆流年》中,已經露了好幾回馬腳了。

1.穆澤的原點論

在穆澤以陸昀的性命來要挾陸安然再次嫁給自己時,我就疑心過,這家伙不會也是重生的吧?因為他的那幾句話,根本就是對前世的陸安然說的。

穆澤說:「本王說過,最討厭被別人安排。 本王要將一切回到原點,而這原點在哪里你很清楚。

陸安然反問:「難道殿下覺得,皇上會允許你再娶一個名聲掃地的陸家女嗎?」

穆澤回答到:「本王倒是覺得這件事情父皇不必知道, 陸小姐,你不會以為再進慶王府,還是正妃吧?回到原點,你只配做妾。」

你品,你細品!可能有很多觀眾,甚至包括此時的陸安然都以為,穆澤所說的「原點」是指回到陸欣然替嫁之前,回到陸安然和穆澤定下婚約那個時候。

但是不要忘記,這一世的陸安然,從未嫁進過慶王府!她只是和穆澤有過口頭約定,以婚姻的形式來和穆澤合作,這一點在后面滴血為盟的時候,婚姻之約也已作罷。

甚至在皇上的圣旨中,也只提及是陸家女兒,而沒有指名道姓是陸安然。也就是說陸安然和穆澤,頂多算是私相授受、私定終身。

陸安然根本算不上進過慶王府,甚至連慶王的未婚妻都算不上。而陸欣然雖然有冒名頂替之嫌,卻也只算是摳字眼兒、鉆空子,并不算欺君。

所以穆澤的這句話,若說是對這一世的陸安然說的,多少有點牽強。但如果說,這句話是對前一世嫁過穆澤的陸安然說的,那就太合適了。

前一世的陸安然,不但嫁給了穆澤,還懷孕過兩次,并生下了毓兒。而這一世的陸安然不僅沒有和穆澤談戀愛,而且逃開了和穆澤的婚姻,甚至與穆川親親我我起來。

若穆澤不是重生,哪怕是對陸安然有些許心動,看在九弟的面子上,應該也會放手成全對方吧?

但穆澤聽聞后卻是大怒,想方設法地非要陸安然嫁給自己不可,甚至降她為妾來懲罰她。這句話不更像是丈夫對紅杏出墻的妻子動用夫權嗎?

2.提前迎娶蕭驚雀

如果上一個理由還不足以說明穆澤也是重生的話,那提前了整整三年納娶蕭驚雀,這個應該算是重生后的穆澤紕漏最大的一件事了。

在上一世中,穆澤是和陸安然成親五年后,才納的蕭驚雀為妾。

陸安然生辰那天,陸欣然抱怨說:「 這殿下才娶了姐姐五年,就納蕭驚雀入府。虧我們陸家要錢給錢、要船給船,真是辜負了你。」

陸安然解釋說:「 朝中重文輕武,時隔多少年才出了一個驍勇善戰的蕭映。這樣的人,殿下怎麼可能不攬入麾下。

陸安然所說的是「 時隔多少年」,以此推論,在穆澤成親五年之后,蕭映的實力才算是正式展現出來。

也就是說,在這一世穆澤娶蕭驚雀時,蕭映雖然已經是將軍,但他戍守邊關多年,此時剛剛回京不久,所以在朝廷上也只能算是剛剛嶄露頭角,并不引人矚目。

穆澤正是因為自己是重生的,他知道自己走向成功需要什麼人,也知道自己走向皇位的捷徑是什麼。

所以他才急不可耐地把羽翼未豐的蕭映拉入自己麾下,從而把納蕭驚雀進府整整提前了三年有余。

陸安然對于穆澤納蕭驚雀提前三年的事情也疑惑過,不過此時的陸安然并未想清楚是什麼原因。猜測在后面的劇情里,應該會有所呼應。

3.陸家的變化

和蕭驚雀提前進府一樣,陸家的事件也都有所提前。

上一世中,陸昀是在陸安然生辰時提出要參軍的,后面參軍至少一到兩年后,才兵敗被害的。而陸欣然當內鬼,偷放通敵證據坑自家老爹,也是在陸安然自焚之前的不久。

在這一世中,陸昀參軍提前了大概三四年的時間;陸老爹通敵被抓,則提前了七八年不止。

有意思的是,陸昀雖然是自愿參軍,陸輕舟也和上一輩子走的是一樣的流程。但這一世出現這兩件事的本質原因是完全不同的,并且陸昀和陸輕舟的性命可以說是基本無憂的,只是陸安然還不知道。

上一世穆澤是利用陸昀的死亡,來徹底打敗翊王;他弄死陸輕舟則是為了掌握全國的河運。

這一世中,陸昀和陸輕舟不過是穆澤要挾陸安然的工具,他為了陸安然,也會保住陸昀和陸輕舟的性命。

表面看來,一切都和前世一樣,只是時間點提前了。但實際上來看,這兩件事情似乎只是穆澤為了讓陸安然以為一樣,只是為了陸安然走進自己的圈套而設的一個局。

穆澤應該是猜出陸安然也是重生了,為了不打草驚蛇,所以照舊走一遍形式罷了。

能夠完成這一系列的騷操作,穆澤就必須是知道這兩件事情的完整經過,才能把事情安排得這麼嚴絲合縫、滴水不漏。

4.對陸安然態度

其實這一世里,穆澤對陸安然用情至深,才是穆澤所露出的最大的馬腳。

前一世里,陸安然在全家被抓之后,跑到大殿上質問穆澤了三個問題,轉身后又絕望地追問了一句:「 穆澤,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?」

穆澤說:「 當然愛過。

陸安然說:「 你更愛的是你的王位。

前一世陸安然是被辜負后絕望而死,她得到的也只是穆澤的一句「愛過」,更多是被利用的絕望。

若說十年的朝夕相處、傾心托付,也只是換來穆澤的些許動心的話,那麼這一世穆澤對陸安然的深情,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。

這一世的陸安然并沒有對穆澤動心,和穆澤也沒有太多的相處時間。她甚至還多次利用自己的上帝視角多次陷害穆澤,把穆澤的心腹蔡望津都給坑死了。

可就是這樣,穆澤仍然對陸安然矢志不渝。

他對牢獄里的陸安然說著狠話,但實際上是分散她的注意力,給她脫臼的肩膀復位。并且在高承賢歸順后,仍然卸了高承賢的胳膊給陸安然報仇。

穆澤突然出現,陸安然為了不讓穆澤發現徐清策而慌忙關窗戶,穆澤想都沒想的就伸手擋住,為此還受了傷。

陸安然差點被陸欣然活埋的時候,穆澤也得想方設法地打聽她的結果,只可惜他的出現比穆川晚了一步。

這一世的穆澤,說著最狠的話,做著最溫柔的事。哪怕是陸安然一再地想要逃脫自己的手掌心,哪怕是陸安然一再地坑害自己,穆澤仍然選擇容忍和遷就陸安然。

這根本不是一個只愛王位的王爺應該有的行為,若他并非重生還擁有這份心腸的話,前世的陸安然也不會悲慘致死。

這樣的穆澤,根本就是一位對妻子懷有深深歉意的丈夫。大概在上一世,陸安然絕望自焚后,穆澤才發現自己有多愛陸安然,所以追悔莫及。也正是由于對妻子的愧疚,才使他面對妻子的各種折騰都無動于衷。

這同時也解釋了為什麼穆澤對陸安然懷有強烈的占有欲,哪怕是對自己最愛的九弟動心也不行。

寫在最后:

穆澤是重生的,這一點在他剛出現時送給陸安然禮物時,就已經體現得很明顯了。

前一世,穆澤送給陸安然的盒子里放的是鮮花,那是用來引誘陸安然上鉤的。這一世,穆澤送給陸安然的盒子里,放的是大瀚河系圖。

這一世的穆澤愛得太深,已經不舍得用上一世的方法來利用陸安然了。

只可惜,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,穆澤都是一個心理扭曲的人。他心里有愛,卻不會去愛,又生生地把自己的妻子送進了別人的懷抱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