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歌行原著結局2:白鳳最解氣,萬無仙翁最意外,洛歌最令人惋惜

常冬冬 2022/12/30 檢舉 我要評論

白鳳

原著中,白鳳也曾經喜歡過陸離。但是她發現陸離不喜歡自己以后,就攀上了謝令奇,留在了仙門。雖然她手段狠毒又與柳梢不睦,但她向來知恩圖報,一次救命之恩竟記在了心上。

柳梢被仙門困禁時,曾托她向卓秋弦求救,她其實是轉達了的,不過卓秋弦當時并沒有回應,后來順勢借訶那之手放走了柳梢,柳梢清楚緣故,白鳳卻不知內情,以為沒幫上忙,所以一直還惦記著還情之事。柳梢被仙門追殺時,白鳳再次放了她。

柳梢懷疑謝令奇修煉仙魔,入魔后遲早會六親不認,她不忍心看白鳳出事,于是出言提醒,希望她趕緊離開,但白鳳卻明知不可為而為之。

「沒有他,我現在還是侯府的殺手,生死只在侯爺和方衛長一句話,一輩子受那些仙門弟子的冷眼和奚落!可如今,我是堂堂正正的仙門弟子,是南華首座師兄(就是謝令奇)看中的人,再沒人敢輕視我,她們甚至要奉承討好我,我好不容易才擁有今日一切,全是仗他得來,你說,他果真是食心魔的話,此刻背離他,我又能有什麼下場?除了跟著他,我還能去哪里?」

果然,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。

「你有陸離,有洛歌,還有商玉容、洛寧、卓秋弦,他們個個都肯護著你,你當然可以放心地改邪歸正做好人,就算入魔——」白鳳一指旁邊的訶那,冷笑,「連妖君白衣都親自來救你,我呢?我有什麼?除了跟著謝令齊,我還有什麼別的選擇?你到底哪點比我好?除了生得好看點,你根本是個徹頭徹尾的軟骨頭闖禍精!一個只會無理取鬧的草包!可是所有人都對你那麼好,你總是那麼輕易就讓他們喜歡!你可知道,我花了多少心血才能脫離武陽侯府過上如今的日子?你呢,陸離從未讓你受過責罰,商玉容為你死了,洛歌輕輕松松一句話就護你周全,連洛寧也要來救你,你知道我有多羨慕!」

自卑的、怨恨命運的柳梢,一直在羨慕別人的快樂,卻從沒想過,原來也有人羨慕著自己。白鳳羨慕著她的幸運,卻哪里知道她在這場命運的交易中付出了怎樣的代價。

白鳳放過柳梢以后,遇到了魔性大發的食心魔,成為了食心魔手下的又一個亡魂。

白鳳奮力掙扎,想要離開黑暗,不惜背棄正義,卻投身另一處黑暗。不甘屈服于命運的她,終于在黑暗中結束了她短暫又悲劇的一生,再無來世。

季羨林老先生在《一生自在》中說: 「如果總是糾纏,那麼痛苦會時時刻刻都新鮮生動,時時刻刻劇烈殘酷地折磨你,不如淡漠、再淡漠、再淡漠。」

人生如果不能忘記許多,生活便無法繼續。那些令我們不甘的事,終究已成過去;那些曾經怨恨的人,終究只是生命里的路人。日子總是要往前走的,不能老是回頭看。人生苦短,與其回首悼念過去,不如洗盡鉛華,繼續征途。

萬無仙翁

南華派本是劍仙門第一大派,祖師因《南華經》而悟出一脈劍仙道,故立教名南華。至重華尊者洛音凡任仙盟首座,南華派盛極一時,晉升天仙的后輩比比皆是。

一切的轉折點,都在一場天罰。南華派在整個仙門中損失最慘重,為保住六界碑不倒,掌教聞靈之與上萬仙尊弟子舍命抗天,幾無生還者。

萬無仙翁當時身為首座弟子,受聞掌教之命帶著南華術法典籍與二百新弟子去人間避難。

天罰后,他帶著這二百幸存的弟子回歸南華,面對妖魔覬覦、門中無真仙的局面,萬無仙翁千年撐持,一力延續南華仙道,終于不負使命,保住術法典籍,使孱弱的南華派重新成為仙門大派之一。

百年前,萬無仙翁將掌教之位讓與嫡傳弟子原西城,自己退居護教之位,他老人家如今是南華派輩分最高的一位仙尊,整個仙界的人提起他,無有不敬者。

昔日南華首座弟子,受命于危難之間,獨力撐起孱弱的南華派,這其中的艱苦外人又怎能真正體會。

天罰之后,他所帶領的仙門又遭遇了一場仙魔大戰。那時仙門的力量太弱了,為保護六界碑,他不得已而偷偷修煉魔仙。

仙修魔道,一念之差,仙已成魔。仙心不敵魔[性·侵]蝕,洛歌,商玉容,都是他最疼愛的晚輩,他們只是發現了他的秘密,他便將他們殘忍殺害。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這樣為禍六界,唯一能夠阻止他繼續入魔的東西就是地靈眼。

而這樣東西恰恰柳梢也需要,身為魔宮之主,她需要用地靈眼來幫助魔宮弟子去除魔氣,恢復正確的修煉方法。

爭搶之中,萬無仙翁暴露了自己食心魔的身份,也無顏見仙門眾人。

他利用最后的仙魔之力來毀滅自己,食心魔自盡于萬里陽光下,灰飛煙滅。食心魔,為救仙門而生,終于也因仙門而死。

如果沒有這場爭搶,食心魔得地靈眼鍛體,心智還原,大概真的能恢復為昔日的仙尊吧,只是那時的他,將如何面對身后鋪滿血跡的來路?

德高望重的老仙尊,愧對六界,更不能面對自己。誰又是仙?誰又是魔?僅余「責任」二字而已。誰錯了呢?誰又知道呢?結果已不重要了,持續多年的食心魔之禍結束,六界將重歸太平。

洛歌

洛歌是昔日仙盟首座重華尊者洛音凡之后,南華劍仙派紫竹峰一脈傳人。仙門沒落,他是千年來唯一一個晉升天仙的弟子,得仙骨時僅二十三歲,只比重華尊者當初修成晚一年,他晉升后拒受仙尊之位,多次作主籌謀仙界大事,從未失敗,名為弟子,地位卻特殊。

仙道晉升位階可歸為五類,實力由低至高排列,分別為鬼仙、人仙、地仙、天仙,到最后近神的大羅金仙,而仙道史上修成大羅金仙的僅昔年重華尊者一人而已,天罰后,仙門沒落,連地仙都寥寥無幾,晉升天仙的,只有洛歌。

洛歌近乎完美,他思慮周密,善于決斷,洞察人心,善于謀略,還有令人無條件服從的魄力,那是天生的優秀者和領導者,名副其實的仙門第一人,誰也不能否認。

雖然他和仙門眾仙者一樣,以維護天下蒼生為己任,但卻從不犧牲一人去維護所謂的天下太平。

陸離被殺,柳梢入魔,食心魔將商玉容之死也嫁禍給了她,仙門所有人都主張殺了他。但洛歌堅持救下了她,將她帶回了南華宮紫竹峰。

二人朝夕相處,他數次為她彈奏《大音六識曲》,消除她體內的魔性。她偶爾會故意使性子,嫌琴聲太吵,其實也在認真聽,認真學。柳梢的魔性得到短暫的控制。

但是,這種方法始終治標不治本。在食心魔的刻意引導下,柳梢的魔性爆發到最大。洛歌原本有機會殺了她,但是他為了給柳梢機會,選擇了犧牲自己。

原著中,洛歌和柳梢并沒有互相喜歡。洛歌做出這樣的選擇,不是一時沖動,不過是預料中最壞的結果而已。

也許是因為看到柳梢任性驕橫下的良善本性,面對教訓時口是心非的努力;也許是因為看到她在黑暗中不受控制地朝他舉起手,卻又掙扎著,頑強地與殺性抗爭;也許是因為看到她滿臉不甘地想要生存,又怕他鄙夷的沉默。

救下魔女,承受非議,只因為清楚她是無辜。他可以將她與食心魔一同斬殺,消弭大禍,換取六界平安,犧牲一個就可以救更多人,而被犧牲的那一個,她的凄涼[呻·吟]只會淹沒在更多人的感激與贊揚聲里。

對一人殘忍,是對更多人不忍的慈悲;然而對一人不忍,又何嘗有錯?沒有人愿意被犧牲,沒有人理所當然應該被犧牲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