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沉香如屑》余墨:原以為只是晚了一陣子,卻不想晚了一輩子

常冬冬 2022/07/26

雖然很喜歡應淵跟顏淡之間的深情,但是我依舊覺得,按照正常的戲份,顏淡和余墨才是最好的一對。

當初,顏淡被派到北溟仙君身邊做仙侍,北溟仙君讓她在懸心崖喂魚的時候,顏淡就已經跟余墨產生了交集。

記得那次,顏淡失手把敖宣被甩進旁邊的蓮花池,正好砸在一條小黑魚身上,那條對著顏淡怒目而視的小黑魚,就是后來的余墨。

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他們也是青梅竹馬的關系。雖然顏淡到北溟仙君那里的時候,已經有三百年仙齡,但是余墨卻是在創世之戰之前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上,只是暫時還沒有化為人形罷了。

(一直在糾結一個問題,仙俠劇中仙魔的年齡,究竟是應該從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算起,還是從他們化形算起,如果從來到這個世界上算起的話,余墨應該還要比顏淡大一些。)

顏淡是四葉菡萏化形而來,屬于上古遺族,余墨是上古遺族九鰭族唯一幸存者,當年的創世之戰,九鰭族悉數戰死,是妥妥的英雄之后,四葉菡萏自古全身都是醫藥至寶。這樣的出身,本就門當戶對得緊。

只是很可惜,在《沉香如屑》的故事里,他們卻沒辦法走到一起。

按照網上的人物介紹,余墨屢次為顏淡舍身相助,默默守護, 不管顏淡作何選擇,他都會為她照亮回家的路。

只是很可惜,這樣的守護,并不是愛情。

如果不考慮宿命之類的元素,我們會發現,余墨會錯過顏淡,是因為從一開始,他就晚了一步。

余墨之所以會跟顏淡相識,其實也并非偶然。

那次,小黑魚剛剛化成人形,無意中看到顏淡在排練九鰭族的戲,心里深受感動。

(不由得生出一絲悲傷,當年的創世之戰,九鰭全族覆滅,可是直到三年,當年的真相依舊沒有查出來,如果不是顏淡想要排戲,專門查閱了相關資料,估計要不了多久,九鰭一族就會被人徹底遺忘了。)

為了知道后續的戲文內容,小黑魚偷偷來找顏淡。

顏淡得知他是九鰭族的后人,不但讓他做小跟班,還給他取名余黑土,小黑魚覺得這個名字不好聽,強烈要求叫余墨,顏淡只好答應。

從那之后,余墨整天跟在顏淡身邊,甚至還成了顏淡的「徒弟」。

那次,顏淡不顧余墨的反對給仙龜施針,仙龜當場暈死過去,最后還是余墨想辦法救活仙龜的。

情不知所以起,一往而深。

余墨是什麼時候喜歡上顏淡的,估計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那次他醉酒失態,顏淡承諾對他不離不棄的時候,他的心里就已經有了顏淡的影子。

畢竟, 這千百年來,除了北溟仙君之外,顏淡是唯一一個用心照顧他的人,就連他的名字,也是顏淡給他的。

只是很可惜,就算他這時候對著顏淡表白心意,顏淡也不可能接受他了,因為在此之前,雖然顏淡和應淵還沒把話說開,但是兩個人之間早就有了朦朧的情愫,再加上仙龜嚴苛,他們也不敢把這份感情宣之于口。

仙魔之戰后,北溟仙君身受重傷。

顏淡取來還魂丹,想救北溟仙君一命,余墨聞訊趕來,他不想看到北溟仙君被折磨得生不如死,想發功結束他的生命,顏淡知道余墨的心愿就是化作人形以后和北溟仙君相認,她使出所有靈力減輕北溟仙君的痛苦,兩人終于見了最后一面。

那天,在懸心崖上,想起北溟仙君的戰死沙場,看到眾仙的冷酷無情,余墨無法宣泄心中的苦悶,顏淡發動體內的法力為北溟仙君下了一場雨,承諾會好好照顧余墨,顏淡還把肩膀借給余墨依靠。

因為小仙龜不想繼續待在仙界,于是顏淡和余墨約定等到演出結束后,一起把小仙龜送出去。可是,此時的余墨耗費了大半的靈力,擔心到時候不能幻化做人形,只能加班加點修煉。

等顏淡按照約定的時間趕到藏寶閣,卻遲遲不見余墨的蹤影。

等余墨終于修煉到位,幻化人形趕到藏寶閣的時候,顏淡已經因為被值夜巡邏的天兵誤會而提前離開了。

四處打聽不到顏淡的蹤跡,余墨只好自己四處找,終于也來到了地涯,看到顏淡的第一眼,余墨很是開心,可是轉眼間,他發現顏淡正在給應淵表演,只好心里酸溜溜地默默離開。

我們都知道, 此時的顏淡雖然已經喜歡上了應淵,但是兩人并沒有把話說開,可是他先入為主認定顏淡已經喜歡上了應淵,才給了顏淡跟應淵更多獨處的機會。

當然,就算他留下了,他和顏淡之間也沒有可能了。

回到蓮花池之后,想起過去的美好,余墨不由得悲從中來—— 「我拼盡全力化成人形,如今看來,倒不如做回一條魚,從此無喜無憂,還更自在。」

不過,余墨感慨的不僅是自己還沒開始的愛情,還有師徒情,還有親情。

當天晚上,顏淡去神廟給應淵祈福的時候,余墨也來了。鹿鳴看到余墨這個樣子,一語就道破了他的心事。

鹿鳴鼓勵余墨主動表白,但是余墨卻拒絕了——

「有來有回才是爭吵,可是這些,全是我一個人的心思,顏淡全然不知,你答應我,一定不要告訴她。」

「我認為有些話一旦說出,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了。」

雖然鹿鳴說「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,不想做夫妻的朋友——」的這句話有幾分道理,但是相比而言,我更欣賞余墨在這段感情里的態度——

「我只想守護她一生,我不想讓我的心思成為她的煩惱,祝她一生喜樂,我便足夠了。」

誠然,感情世界里,愛而不得本就是人間常態,愛而不得之后,我們該怎麼做,卻是最考驗人的事情。

有人因愛生恨,有人死纏爛打,有人一別兩寬,但是我想,最好的做法還是像余墨這般真心祝福,畢竟那是你曾經喜歡過的人,你那麼愛他(她),就是為了讓他(她)幸福。

當然,放在現實中,還是不要像余墨那樣一直守護在對方身旁,畢竟除了愛情之外,我們還有許多東西需要經營,而且,如果對方已經有了新的感情,你的那份守護,于對方而言,也是一種負擔。

后來的故事里,顏淡為了救應淵,先是剜下自己的心放進鼎里,使用所有靈力煉制解藥;后來又為了保護姐姐,化成芷昔的模樣遭受了酷刑。

就在螢燈想要趁機殺死顏淡的時候,余墨趕到了,救下了顏淡。

看到虛弱的顏淡,余墨傷心欲絕,一方面心疼顏淡所受的傷害,另一方面也心疼她的這番付出是為了別人。

站在局外人的角度,我很為顏淡慶幸,因為無論何時何地,都有人全心全意守護著她;可是另一方面,我又心疼余墨,心疼他愛而不得,心疼他不過晚了一步,卻晚了一生。

多年前,曾經讀過這樣一個故事,有一對情侶相約私奔,他們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車站,車卻晚點了,就在這晚點的當兒,雙方的家人趕到了,這場私奔也就無疾而終了。

等到多年之后,男方忘了很多事,但是他每天都會在當年那個時間點來到火車站,看火車有沒有晚點,嘴里一直念叨著,晚點晚了一輩子之類的話語。

其實,這樣的事情,現實中也不鮮見。

有時候,你想等等再向意中人表白,但是就在你等待的那段時間里,別人已經走入了對方的心,你只能把這份感情埋在心底。

有時候,你想等到賺足了錢再好好陪陪孩子,可是還沒等你賺到足夠多的錢,孩子就已經長大了,不再需要你的陪伴。

「有花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」仔細想來,這句詩不僅適用于愛情,也適用于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