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卿卿日常》李薇根本不知道,元英與尹崢「和離」,意味著什麼

常冬冬 2022/12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尹崢和元英大婚的那天,李薇蹲在院子里哭了很久。

那時李薇和尹崢才互相確認了心意,尹崢許諾此生只有李薇一個妻子,可他轉身就娶了金川的郡主元英。

新川和金川鞏固聯盟關系,聯姻是最簡單的方式。

《卿卿日常》劇中,金川主看重了新川的六少主尹崢,尹崢精明能干,有治世之才,金川主點名要把女兒元英嫁給尹崢。

其實元英早就到了婚嫁的年齡,金川主把她留在家里舍不得放手,是因為金川主把女兒的婚事當成了一門生意。

金川主就是要挑選能讓金川利益最大化的聯姻對象,元英成了他待價而沽的商品。

尹崢只是個根基不穩的庶子,他沒有抗旨拒婚的資格,元英同樣也反抗不了父親的安排,兩個人被迫成了夫妻,心里都有怨氣。

洞房花燭夜,元英直接和尹崢攤牌,她不認可這樣的婚姻,她會盡力幫尹崢鞏固地位,等尹崢坐穩朝堂,就要放她離開。

元英還許諾,會好好教導李薇,把李薇培養成能獨當一面的夫人,不僅如此,元英還祝福尹崢和李薇恩愛幸福。

元英的坦誠,讓尹崢和李薇放下心來,元英輕松掌管了內院,她有很強的管理能力,尹崢尊重她,李薇也崇拜她,三個人很快就處成了一家人。

元英和尹崢這對夫妻,有名無實,元英更像是尹崢和李薇的老師,李薇在元英的督促下,進步很明顯。

李薇對元英,慢慢有了強烈的依賴感。

元英成了尹崢和李薇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元英卻提出了與尹崢「和離」,要離開新川,回到金川。

李薇舍不得元英走,但她知道元英不該被困在無愛無性的婚姻里,元英應該得到自由。

李薇含著淚送走了元英,元英結束了和尹崢的婚姻關系,成了金川的一名女官,元英終于過上了她想要的生活。

《卿卿日常》元英自始至終都很清醒,她沒有介入尹崢和李薇的感情當中,沒有被男尊女卑的思想同化,她與尹崢「和離」的背后,藏著李薇想不到的良苦用心。

一、對「做事業」初心的堅守

比起兒女情長,元英更喜歡的是事業上的成就感。

元英有管理方面的能力,做賬水平一流,無論是打理尹崢的內宅,還是后面做酒樓的賬房先生,元英都完成得很出色。

元英從小就夢想成為一名女官,但父親重男輕女,不讓她參與朝堂上的事,只把她當成聯姻的工具。

即便被迫嫁到新川,元英也沒有放棄自己對人生的規劃,她盡力輔佐尹崢,和尹崢成為了盟友,她給尹崢出謀劃策,尹崢給她提供了施展才華的平台。

元英在新川也可以有立錐之地,但這小小的一方天地,是無法滿足元英的志向的,元英想靠自己去打拼,而不是借著尹崢夫人的頭銜生存。

只要元英留在新川,她就永遠是尹崢的正妻,是新川的六少夫人,而不是完完整整的她自己。

元英足夠優秀,金川的權力卻交給了元英的弟弟元序,元序無能又荒唐,就是個敗家子,可元序是嫡子,他從出生就比元英有優勢。

元英不忍心看著金川敗在元序的手里,她堅持和尹崢「和離」,回金川去做女官,有她對天下蒼生的悲憫情懷。

二、對李薇和尹崢愛情的成全

元英下定決心要走,認準了這個時機,是因為她看到了李薇和尹崢最為恩愛的一面。

李薇和尹崢照看郝葭的女兒,畫面溫馨美好,宛如平凡的一家三口,元英看到這樣的場景,深深感到了自己的「多余」。

元英從嫁過來的那一天,就保持著克制和冷靜,她對尹崢從來沒有過別的心思,哪怕尹崢儀表堂堂,人品和才華都很出眾。

元英主動和尹崢保持著界限,她對李薇和尹崢的成全,藏著她最大的善良。

內心再強大的女人,也會渴望婚姻的美滿,誰都希望自己的身邊能有個知冷知熱的人,尹崢和元英很有默契,兩人有共同的追求,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都不謀而合。

如果沒有李薇,元英或許會和尹崢成為一對相敬如賓的真正夫妻,但正是有了李薇的存在,元英才不會邁出那一步。

元英婚后獨守空房,看著尹崢和李薇的甜蜜,元英心里泛起的,是羨慕,是欣賞,卻不是嫉妒。

元英嫁過來之前,早就聽說了尹崢有個側室叫李薇,元英知道自己的處境,被當作聯姻的棋子,不被丈夫寵愛,還要被側室忌憚。

所以大婚當晚,元英比尹崢先一步開口,講出兩人只是合作關系,元英先發制人,避免了自取其辱,也給尹崢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尹崢和元英大婚,李薇很受傷,鬧著要回老家,元英主動找到李薇,把自己的打算都告訴了李薇,還耐心勸解李薇:

那時李薇年輕懵懂,遇到困難只會哭和逃避,元英卻教會了她主動面對,她對李薇無私的愛護,才是李薇把她當家人的原因。

可元英無論再怎麼避嫌,她都是尹崢的正妻,宮廷家宴,側室沒資格參加,李薇只能委屈地看著元英和尹崢出雙入對。

元英的存在,是李薇和尹崢婚姻里的「障礙」,愛情容不下第三個人,只有元英退出,李薇才有被扶正的可能。

其實以元英的實力,如果她真想為難李薇,李薇絕對不會是她的對手,但元英沒有那麼做,元英不屑于去「雌競」,她以「先生」的身份自居,是自尊自愛,也是慈悲善意。

三、對男尊女卑的控訴

元英的父母從小就對她很嚴格,元英也一直以高標準要求自己。

元英小時候愛吃螃蟹,父母不讓她多吃,一次只能吃一只,元英說:

元英一刻也不敢松懈,生病了還要堅持看賬本,就連放風箏,也是一板一眼。

李薇剪了她的風箏線,讓風箏自由飄走,元英才知道,自己正如那只風箏,如果脫離不了線的掌控,她永遠也飛不高飛不遠。

禁錮元英的,不是無愛無性的婚姻,而是男尊女卑的思想。

連吃飯和睡覺都要節制的元英,活得很壓抑,她不怒而威,看起來很嚴肅,實際上她也渴望被關心被照顧。

女人活在條條框框里,難免會束手束腳,李薇的天真爛漫,也感染了元英,單打獨斗慣了的元英,在李薇身上,學會了示弱。

李薇和元英互相分擔,彼此彌補,兩個女人沒有為了一個男人明爭暗斗,反而成就了更好的自己。

李薇追求一夫一妻,元英認為女人也可以發展事業,兩個女人在「平等」這件事上,都有自己的堅持。

金川主讓元英做個賢淑安穩的女眷,卻重用無才無德的元序,元英帶著尹崢回金川,宣布兩人「和離」之事,金川主大發雷霆。

金川主不同意元英失婚,一是他怕金川和新川的關系不牢固,影響兩川的聯盟;二是女人失婚在金川不是一件光彩的事,女人地位不高,失婚了很難有好的出路。

尹崢向金川主保證,會減免金川的過稅,新川和金川還是盟友,元英也對父母說:

沒有感情卻勉強維持的婚姻,不過是牢籠,女人不該只有嫁人這一條路,無論男人還是女人,命運都該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風箏線由他人牽扯,自己只能成為他人的附屬品。

人只有獨立堅韌,不斷進步和充實自己,才有機會去實現自身的價值。

元英規劃了金川的改革方案,上了折子,金川主才知道元英有多優秀。

元序遠遠比不上元英,元序把坊市弄得一團糟,元英的折子里提出的建議,不僅合理,還很有價值,讓金川主眼前一亮。

元序仗著自己有嫡子的身份,就不思進取,而元英每天都在用心做實事,元序和元英有差距是必然的。

性別不該成為判定一個人能力的唯一標準,金川主最終松了口,同意了元英和尹崢「和離」,讓元英當上了她夢寐以求的女官。

李薇和元英道別,收走了元英桌子上的《女誡》,也代表了元英掙脫出了束縛,開始了嶄新的人生。

寫在最后

《卿卿日常》劇中,元英曾經對李薇說:

元英身上最難得的一點是,她沒有屈服于命運,沒有因為自己是女子就妥協,她清醒地選擇了抗爭,并且用實力為自己爭取到了應得的權利。

元英做人坦誠磊落,她足夠善良,也足夠仗義。

無論是尹崢還是李薇,遇到元英都是一種幸運,也正是因為元英的成全,尹崢才可以兌現對李薇說過的「只有你一個妻子」的諾言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