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著《卿卿日常》扎心了!福晉的孝心,卻成了四阿哥疏遠她的原因

常冬冬 2022/11/24 檢舉 我要評論

四福晉這個人,有些孝心,可她的孝心用得不是很對。

四阿哥雖然是德妃的兒子,可他從小養在其他人下面,而德妃后來又生了一個十四阿哥,對于四阿哥就更加的不待見了。

四福晉不是不知道四阿哥與德妃的關心,可是她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,每天抄兩卷經書,每個月有二十多卷經書送到德妃的小佛堂里面。

她以為這份孝心會感動誰,結果德妃給了一個字評價「傻」,四阿哥卻一臉郁悶,很不想待見她。

「同化」的四福晉

在皇宮里面的女人,她們一部分時間用來爭寵,一部分時間用來打造人設,而大部分「高位妃子」人設都差不多,喜歡拜佛,表示自己無欲無求。

真的無欲無求嗎?

當然是假的。

不過是流露在外的一種人設。

四福晉是四阿哥的正妻,后台高貴,如果將來不犯大錯,這輩子跟著四阿哥一路高升,無人可代替。

四福晉是家族的希望,大家都希望她在四阿哥府上站穩腳跟,將來成為家族的期望,帶著家族走向更高處。

家族教給她的不是如何爭寵, 而是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四福晉。

怎麼才算合格呢?

一:不嫉妒,不爭寵,要大度。

作為福晉,宋格格也就是四阿哥的妾懷孕了,她必須不嫉妒,要大度地去接納她肚子里面的孩子,讓四阿哥看到她的大度。

她真的不嫉妒嗎?

當然不是,每個月四阿哥跟她在一起十天,偶爾光顧宋格格,大部分時間都在李薇哪里,她心里不爽,把所有的目光放在李薇身上,可是李薇這個人太過聰明,根本就找不到錯處,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宋格格給了她一個王炸,炸得她內外焦慮,還不得不再次調整戰略。

結果就是,一邊防著宋格格的孩子,一邊防著李薇爭寵,最后什麼都沒有得到,只得到了一生的傷害。

二:立人設。

前面說過,皇宮的女人,時間太多,每天都圍著一個男人轉,總要有一個人設,讓人看到她的「好」。

其實皇宮的女人大多數是陰暗的,她們每天都在勾心斗角,殺人如麻,但是在外面的人設卻是美好的,每個人仿佛都是無欲無求,菩薩心腸。

德妃有自己的小佛堂,有專人打理,自己也會偶爾抄一些佛經在里面供著,表示自己的真誠。

為了凸顯自己的孝心,四福晉也立了一個人設,那就是孝心。

自從她嫁給了四阿哥后,每天都會抄兩卷佛經,從早到晚,幾乎都不怎麼休息。

每個月都會送二十多卷佛經到德妃的小佛堂供著,偶爾去陪她聊天說話,看起來就是一個合格有孝心的兒媳婦,至少外人看來是這樣子的,可是德妃卻不看好她,認為她傻。

三:沒有自己的愛好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,哪怕是四阿哥,其實他也有自己的愛好,可是為了皇位,他會把自己的愛好藏起來,讓人發現不了。

想要當一個合格的福晉也一樣,為了讓自己看起來無懈可擊,她是沒有愛好的。

德妃娘娘吃飯,每次都是一大桌子,桌上什麼都有,每樣都很少,但是每一次要擺好幾個桌子。

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很「福晉」,四福晉也一樣,她每次吃飯,從來不會找特別的,每一次都是一大桌,把德妃的行為學了個十成十。

四福晉的編故事

四阿哥是個比較隨性的人,但是他給福晉該有的尊重還是有的,從來不會駁她面子。

宋格格懷里孩子,四阿哥天天跑去跟李薇混,作為一個福晉,她心里很著急。

家族的人告訴她,男人是意外,孩子才是真愛,皇宮里面的女人,孩子才是她們最好的依仗,其他都可以忽視。

為了生個孩子,福晉開始想辦法。

聽說最近螃蟹出來了,她讓人準備了新鮮的螃蟹,然后通知四阿哥來吃,四阿哥本來想要去找李薇的,但是想到福晉的身份,決定給她面子,沒想到這一頓飯把四阿哥吃得特別的郁悶,甚至生悶氣生了好久好久,讓府里的人都膽戰心驚的。

四阿哥跟福晉吃螃蟹,把伺候的人都趕了出去,兩個人自己動手吃螃蟹,四阿哥看著對面的福晉覺得很接地氣,終于覺得福晉回到了人間,可以親近了,誰知道福晉的話和行為卻不一致。

吃著螃蟹,福晉就說以前的家里的情況,父母不讓她吃螃蟹,最后熬不過,最后總會給她三四個,四阿哥覺得福晉跟自己一樣是喜歡吃螃蟹的,還給她夾了兩個,誰知道她根本就不吃,把手里的螃蟹全部放到了四阿哥碗里,最后她只吃了一個螃蟹腿,剩下的放在了碗里,四阿哥瞬間覺得自己被欺騙了。

這個女人只會編故事,還是那種一看就能看穿的故事。

不能交。

不能付真心。

太煩躁了。

太郁悶了。

四阿哥看著那剩余的螃蟹,甩袖而去,一個人回家生悶氣去了,他一直以為自己和福晉沒有共同的話題,沒有共同的愛好,甚至連語言都沒有,這不好容易有了交流的機會,沒想到福晉竟然編故事敷衍他,讓他一片真心錯付,想要找個說理的地方都沒有,怎麼能不郁悶?

福晉本來是想用螃蟹提醒四阿哥,她想要生個孩子,說那些「故事」也是為了讓四阿哥明白,父母對她好,可是到了這里,卻不敢吃螃蟹了,一切都是為了孩子,沒想到四阿哥沒有get到點不說,還得罪了四阿哥,不僅沒有打動四阿哥,還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人,真是失策。

福晉太過轉彎抹角,四阿哥本對對她心存戒心,沒有什麼耐心,哪里會知道她故事背后的暗示,反而讓他再次對四福晉產生了隔閡。

「一天兩卷經書」的疏遠

一開始,福晉抄經書的時候,常常跟四阿哥說,四阿哥知道皇宮女人的套路,他也象征性地說了一下,讓她每天不要那麼累,只需要抄一卷就行了,福晉一邊答應,一邊陽奉陰違,每天依然抄兩卷。

從那一刻,四阿哥就覺得福晉不能處。

從這「一天兩卷經書」之中,四阿哥看到了福晉的野心,他害怕了,決定疏遠她。

每一次四阿哥遇上了福晉,她都在抄經書,每天都抄兩卷,明明四阿哥都說了讓她抄一卷,結果她還是抄兩卷,可見福晉沒有把他的話放在眼里,沒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這讓他想到了曾經的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過去,她們曾經把握了朝廷一半的權利,讓皇權旁落,這也是從「正妃」開始的。

這些女人心里只有家族,從進入皇宮那一刻開始,她們就在籌謀,太子妃如此,五 福晉如此,四福晉也是如此。

滿族女子從嫁人那一刻就有很大的權利,比起漢族女子的柔順,聽話,她們這些人生來就有野心,她們不僅可以成為丈夫的助力,還會掌握丈夫的權利。

前車之鑒,四阿哥可從來不想有人分享他的權利,也從未想過給 四福晉任何的權利,所以他寧愿讓宋格格有孕,專寵李薇,卻不給福晉任何的權利和真愛,只是給她一個福晉表面該有的體面。

特別加上那一場「吃螃蟹編故事」后,四阿哥更加明白了 福晉的野心,他對福晉只有表面的尊重,內心卻是一直疏遠,不想跟她有人權利的「交集」。

福晉不知道,她不過是想要打造一個孝心人設,只是沒有按照四阿哥的說法去做,只是編了一個故事,就讓四阿哥從此遠離她,疏遠她。

正如德妃評價的一樣,她真的沒有搞清楚狀況,她不去討好自己的丈夫,而是去討好一個對自己丈夫不好的女人,宋格格懷孕了,李薇專寵,她都沒有看出點什麼,反而一再堅持自己的人設,這樣的人可悲也可憐,四 福晉注定是個權利下的犧牲品。

(文來自yuan'zhu)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