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卿卿日常》:看清川夫人對老三的算計,才懂他娶節氣姑娘的真相

常冬冬 2022/11/28 檢舉 我要評論

與心狠手辣、冷血無情的老二相比,老三對待自己的紅顏知己們明顯溫柔得多。

在發現節氣姑娘們背著他吃藥避孕的時候,他再生氣,最狠的懲罰也止于打手板。這要是換成老二,不直接要了節氣姑娘們的命,也得折磨得她們生不如死,根本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們離家出走,想都不要想。

這一點,從郝葭死里逃生的經歷就能得到驗證。

對老二來說,女人是向上爬的梯子,是發泄欲望的工具,是用來消遣的寵物,是實現上位者掌控欲與尋找存在感的物件。

至于老三,起初我以為他像老二一樣,娶節氣姑娘就是為了在她們身上找價值感、存在感,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與自戀情結。

直到看到老三娶董海棠的背后藏著川夫人的算計,我才明白,老三見一個愛一個,非要湊齊「節氣紅顏」的真實原因。

三少主夫人董海棠

一直覺得海棠嫁給死老三可惜了。

暫且不說老三的極度自戀有多煩人,光是見一個愛一個,愛一個帶回家一個的花心大蘿卜行徑,就夠海棠休他八百回了。

可再不愿意忍受,她也無法像節氣姑娘們那般,拋下一切灑脫地離開。

至于原因,除了她是老三明媒正娶,入了冊的夫人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: 海棠的家世一般,沒有任性的底氣。

論容論貌,論德行性格,海棠配老三那絕對是綽綽有余,可如果從家世背景來看,海棠嫁給老三,卻是高攀了。

這一點,細數下新川各位少主的夫人,就一目了然了。

老二的夫人趙芳如,娘家擁有黛川一半的礦山,經濟實力與地位可想而知,老二當初娶她就是沖著她娘家的勢力去的。

老五的夫人上官婧更不用說,丹川的郡主,丹川一把手的親妹妹。尊榮地位可想而知。

老六的夫人元英,不僅才情美名九川皆知,最重要的她是金川主唯一的嫡女。暫且拋開老六與元英的合作,不管怎樣她如今是老六名義上的妻子。

老七的夫人思思,雖為人內斂,但家財萬貫,妥妥的富婆一枚,瑩川的一半田產都是她家的,經濟實力不次于趙芳如。

再看海棠,來自九川之中最貧瘠的蒼川,一不是郡主,二沒有萬貫家財。否則老三怎會如此放縱,海棠也不會如此忍讓。

要知道,趙芳如憑借家世都敢硬剛老二,而老五更是為了上官婧簽下了一生不納妾的保證書,但凡娘家硬氣一點,海棠都不至于委屈求全至此。

也就是說,很可能海棠的家世與李薇差不多,所以她不敢一走了之,擔心連累了家人。

那麼這里就涉及了一個問題: 李薇由于出身低微,嫁給老六只能做側夫人,為什麼海棠卻能做老三的正夫人呢?

按理說,論受寵的程度,老三是遠勝于老六的。

他雖不是嫡出,但自幼喪母之后一直由川夫人親自撫養。川夫人待他如親子,新川主更是縱容他在外面胡鬧,即便彈劾他的折子都堆成了山,他甚至連晨省請安的規矩都不顧了,老爹新川主卻沒有一絲不悅,反而維護老三,認為這終究是家事。

在這種情況下,給老三選妻,即便不是一川的郡主,家世應該也不會太平庸。

況且,老六娶了李薇,新川主與川夫人都覺得委屈他了,可到了老三這里,家世平平的海棠卻能穩坐正妻之位。

這顯然不合情理。

對于這個問題,我一直心存疑惑,直到看見川夫人叫海棠進宮,詢問子嗣問題時說的那句話,我才明白問題出現在了哪里。

川夫人的算計

老三與海棠成婚多年,一直沒有子嗣。

為此,川夫人特意將海棠叫去問話。當然,問話是假,安排御醫檢查身體是真。在得知海棠身體沒有問題之后,川夫人先是自語道應該讓老三去查查了,隨后對海棠說:

「你也是的,身為夫人,老三的子嗣才是你最該關心的,可是你竟然毫不在意,還要我來問。當初,也是看你老實,才把你選了給他,結果你還真是老實,推一把動一把。」

這段話從表面上看,就是婆婆埋怨兒媳不關心兒子子嗣的問題,卻透露出了兩個關鍵的信息:

一、老三娶妻,是川夫人一手操辦的;

二、川夫人挑中海棠,是因為海棠足夠老實。

乍一看這沒什麼,可有些事,經不住細品。

既然老三是川夫人帶大的,川夫人又十分寵愛老三,為什麼給老三選妻,卻只選老實的,不選更有實力的?

從古至今,為人母在兒子婚姻選擇上,都是十分在意與挑剔的,都希望找個門當戶對,條件優越,能對兒子事業有幫助的女子。這一點,看老六被指婚金川郡主時,生母和夫人開心的表情就知道。

川夫人也不例外。

她深知,夫人娘家的實力,對少主們在前朝的地位與前途有多大的影響。如果她真的覺得,給少主選妻,老實聽話是首要標準,那就不會將當年風頭最盛,性格強勢,家世最好的趙芳如指給老二了。

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:

川夫人在給老三選妻的時候,壓根就不想給老三找個娘家有實力的妻子,故意挑中了家世平平的海棠。

而之所以如此,無非是為了老二的地位。

所有少主中,除了老二,只有老三最受寵,新川主對老三的寵愛與放縱人盡皆知。川夫人擔心,一旦老三娶了娘家有實力的夫人,難保不會起異心。就算老三沒有野心,她也不希望任何人的風頭蓋過自己的親兒子,即便是親手帶大的養子。

說白了,川夫人的心思是:你是我養大的,我既希望你好,可也不希望你太好,尤其是仕途上,你絕對不能威脅到我親兒子,你的任務就是好好輔佐老二,好好孝順我。

也因此,出于防范于未然,川夫人刻意為老三找了個出身與實力并不出眾的海棠做正妻。

做的永遠比說的更接近事實。

川夫人嘴上說得好聽,老三是她養大的,她自然在意老三,關心老三,可在事關老三前途的大事上,她卻存了不少私心與算計。

保護色

川夫人的心思與算計,老三知道嗎?

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雖然老三不如老六心思縝密,但他絕不是個傻子。

能在失去了親生母親庇護的情況下,安然無恙,不受苛待地長大,還討了川夫人與新川主的歡心,老三自然不是白給的。

況且,從小待在川夫人身邊,他會比任何少主都了解川夫人的為人與喜惡。

只不過,知道又如何,他根本沒資格,沒理由,也沒能力去反抗。

也是因為知道川夫人的心思,所以老三才會盡量避免摻和老二的事,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老二,實在躲不過去,也會像老四一樣,附和服從,伏小做低。

他了解老二心胸狹隘的性格,也明白,川夫人的偏愛是有條件、有前提的,一旦他對老二有威脅,或是忤逆了老二,那麼他的日子不會比老六好過多少,甚至還可能背上忘恩負義的罵名。

開府之前,有些事可以躲,可開府上朝,被分配到老二手下之后,有些事就躲不了了。

在小心眼的老二眼皮子下討生活,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如果不想被針對,被忌憚,擺在他面前的路只有兩條: 一是像老四一樣,做老二的死忠粉,小跟班;一是讓川夫人與老二徹底感受不到任何威脅。

老三選擇了后者,而這也是他娶回節氣姑娘們的重要原因。

什麼樣的人,能讓老二與川夫人徹底放下戒心?

要麼像老七那樣,天生跛足,早就出局;要麼像老大那樣,被發配邊疆駐守;要麼就是像老三如今這般,貪財好色,只顧吃喝玩樂。

如何體現自己好色?

一兩個妾侍顯然不夠,三四個女人在男尊女卑的新川也不少見,而二十多個就不一樣了,那可是真正的沉溺聲色了。

也就是說,老三之所以收了這麼多紅顏知己,是故意營造他不務正業,無心朝政,貪戀美色的形象。這種人設,正是老二與川夫人想要看到的。

一個沉溺于美色又沒有野心的少主,自然不會威脅到老二嫡長主的地位。

也因此,川夫人與老二從沒有對老三貪財好色的行徑表現出任何不滿,反而是無限的縱容,畢竟安心比什麼都重要。

從這個角度來說,節氣姑娘們的存在,就是老三的保護色,也是他的斡旋于兄弟之間,朝堂之上的生存之道。

不要覺得老三沒腦子想不到這麼多,劇中有很多細節足以證明老三并不簡單。

細節一:

老六帶著李薇去勸說老三回宮的時候,老三的第一反應是叮囑海棠遠離李薇。之后,海棠對李薇說: 「別看他表面跟你活絡著,他可特地交代,嫡長主不喜歡六弟,讓我也不要與你多來往。

這說明,老三并沒有表現出的那麼憨,他了解兄弟之間盤根錯節的關系,也了解老二的脾氣秉性與小肚雞腸,他不愿為了老六得罪老二,自然也不會讓自己成為老二的眼中釘。

細節二:

老六勸說老三時,曾說過這樣一句話: 「三哥不必再韜光養晦,收斂鋒芒。」

這說明,老六清楚老三特意收了這麼多紅顏知己,整日沉溺在花團錦簇的生活中,目的與他裝病一樣,是韜光養晦,避免卷入權力斗爭之中。

而老三的這個選擇,效果確實不錯。

之后老三與老六走近時,老二曾有過不悅,可老二一想到這個三弟貪財好色的性格,疑心便放了幾分,就連老四也會勸說老二,老三就是因為有利可圖才會如此的。

也因此,你會發現,無論老三做什麼,老二都不曾針對過他。

老二針對老六,是覺得老六有威脅,他需要處處提防,而老三不同,老二打心眼里覺得老三成不了氣候,而這種感覺與輕視,就是來源于老三日常沉溺美色的表現。況且,整個新川都知道老三的「花」名,老二又有什麼可擔心的。

不得不說,為了明哲保身,無論是老三,還是之前的老六,都做足了戲,下足了功夫。

寫在最后:

生在帝王家,注定了在權力的中心徘徊,作為少主,要麼有足夠的實力與依仗,保全自己;要麼懂得隱忍偽裝,斡旋其中明哲保身,否則躲得過明槍,也躲不過暗箭。

節氣姑娘們對老三來說,是保護色,亦是一種偽裝。

從川夫人讓老三娶了出身平庸的海棠開始,老三就明白,他想要遠離權力的斗爭,想要讓川夫人與老二徹底放心,想要過自由自在的日子,單靠曲意逢迎的表決心根本不夠。

在他看來,相比于像老四那樣,哈著老二,倒不如做個貪財好色,游手好閑的少主來得舒服,所以才有了后來的節氣姑娘們。

也因此,他記不住節氣姑娘們的名字,不在意她們的感受,原因就在于,本不是真愛,又哪里會付出真心呢。

好在,老三本質不壞,對節氣姑娘們還算不錯,至少確實是他帶她們脫離了顛沛流離,朝不保夕的生活。

如果不是李薇與元英等人,節氣姑娘們離開老三,真的難以挺直腰板地活下去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