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刷《長月燼明》才看懂,葉冰裳說錯了,天歡從來都不是戀愛腦

古月 2023/04/17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《長月燼明》停更的日子里,我又去重刷了一遍,才發現天歡其實才不是戀愛腦,她做什麼事情都是為了她自己。

盛國將軍府庶出大小姐葉冰裳在般若浮生夢境中化身為天歡圣女,經歷了天歡因愛生恨,從而自食惡果的一生之后,恍然大悟。

于是有了葉冰裳的名場面,口口聲聲說天歡為了個男人愚蠢至極 ,可天歡走的每一步都是為了自己,戰神冥夜不過是她走的路上的一個工具人罷了。

01 托孤產生的錯覺

天歡可以說是女配之中背景最強大的了。她是上一任戰神天昊之女,騰蛇一族的圣女。

冥夜是在位的戰神,自天昊戰神身殞之后,領命當了這上清神域的戰神。

同時,天昊戰神也把自己的獨女托付給了冥夜照顧。

冥夜對任何女人都不假于色,即使面對曾經的上司女兒天歡也是如此。

一心只想著抵御魔神,并沒有多想,也就把天歡當成了一個妹妹似的在照顧。

單從墨河蚌王用桑酒因為冥夜失去仙髓的事情脅迫冥夜娶桑酒時,冥夜的反應就可以看得出來,他對于幫忙、托孤還有另一種做法,那就是好好照顧,不讓別人欺負她,但是娶她免談。

要不是蚌王非要冥夜在婚書上簽字,桑酒最好的歸宿應該是被冥夜帶到玉傾宮去當個仙婢。

而在天歡看來,父親把自己托付給了冥夜,冥夜應承了下來,那就是答應要娶自己的意思。

從冥夜的表現看來,對待天歡還不如對待初凰神君熱情,對天歡的一些身體接觸也很反感,不可能把天歡當成另一半人選。

但天歡并沒有這麼想。

她已經把自己替代到冥夜妻子這個崗位在對著冥夜付出,一廂情愿是以為冥夜接受托孤就是同意她成為冥夜的妻子。

那麼天歡所做的一切表現就很順理成章了。

不管是天天尋找上好的天材地寶煲湯給冥夜補身體,還是管理玉傾宮的一切,都是天歡的分內之事。

那麼對于自己昏迷之后出現在冥夜身邊的桑酒,她就會當成橫插她和冥夜感情的第三者,是破壞她和冥夜夫妻感情的一個妖。

人在憤怒的時候,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。

于是怒火中燒的天歡假傳命令,帶著天兵天將屠戮了整個墨河水族。

如果天歡沒有產生錯覺,把自己放在一個妻子的角度看待冥夜和桑酒的感情的話,也不至于會種下自己身死的種子。

02 不想離開玉傾宮

玉傾宮是戰神府邸,而天歡身為上任戰神的女兒,從小就在玉傾宮里長大,以玉傾宮為家。

但自己父親身殞之后,她就再也沒有理由留在玉傾宮了,除非是當個仙婢。

從原主人淪落為仙婢,一直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天歡怎麼可能受得了,如果要一直留在玉傾宮,唯一的辦法就是再度成為玉傾宮的主人,成為戰神的妻子。

天歡不在乎戰神是誰,不管是冥夜也好,白晝也罷,她要的就只是成為戰神的妻子,留在玉傾宮中繼續成為玉傾宮的主人。

而不湊巧正好戰神是冥夜而已。

天歡并不是不知道冥夜對她沒有好感,對于一些身體接觸,冥夜都是能躲就躲。

在天歡看來,這些都不是問題,畢竟冥夜連換衣服都是自己換,從不讓仙婢插手。

在冥夜身邊也就只有自己能配得上冥夜,成為冥夜的妻子。而且天歡還懂得利用輿論給自己掃平成為冥夜妻子的路。

整個上清神域,沒有人不知道天歡的心思就是要嫁給戰神。比她身份高的基本沒有,比她身份低的也不敢想啊。

所以在她昏迷醒來后,得知冥夜已經娶妻,直接怒氣沖沖地去質問冥夜,問冥夜她還能用什麼身份留在玉傾宮時,就已經很明了天歡的心思了。

當天歡得知冥夜想帶著桑酒離開玉傾宮另外找地方住的時候,憤怒值就已經達到制高點。

她心心念念想留下來的玉傾宮在冥夜心里不值一提,只是個住所。

但在天歡心里,那是戰神的府邸,那是她無雙的家,是擁有著至高地位只屬于戰神的府邸,冥夜怎麼可以這麼不在乎。

所以在得知冥夜為了桑酒闖入妖魔橫行的荒淵時,直接就發起兵變,讓騰蛇一族直接控制了玉傾宮,不光要當玉傾宮的主人,更甚者要當這上清神域的主人。

愛一個人正確情況下應該是愛屋及烏,對喜歡的人在意的一切都很關心。

但天歡愛的只是戰神這麼一個頭銜而不是某個人,所以她可以毫無波瀾地殺死冥夜身邊的仙婢,把跟隨冥夜的天兵天將投入鼎中煉化。

03 寫在最后

天歡從來都不是什麼戀愛腦,也不是為了某個男人滿手鮮血,她的目的非常明確,就只是為了自己作惡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