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《月升滄海》一枚玉玨,揭開了萬萋萋拼死也要嫁給程頌的真相

常冬冬 2022/08/12

「從今夜起,我萬萋萋嫁你為妻,此生不悔。若你不幸赴死,我替你守寡,一輩子不再改嫁。」

監牢里,萬萋萋含淚看著程頌,袍袖落地,嫁衣畢現。

隋縣萬家

萬萋萋排行十三,明明是老幺卻愛逞老大,巾幗不讓須眉的勁頭,比之祖母萬老太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彼時,萬老太娘家貧薄,受不住貪暴無度的官府的盤剝,便打算和同鄉的兒郎一道,躲進山里狠狠干一番事業。

動身前兩月,萬老太偶遇萬太公,萬太公對萬老太一見鐘情,非卿不娶。

萬家是隋縣大族,族中長輩一聽說萬太公要娶貧家女為妻,立刻尋到萬老太家,一會兒威逼一會兒利誘,更有痛哭流涕的,勸萬老太做妾算了。

俗話說得好,人爭一口氣,佛爭一炷香,萬老太不忿被人辱罵貶低,為了賭一口氣,心一橫就嫁入了萬家。

婚后,萬老太給萬太公生下兒子萬松柏,兩人情投意合,恩愛逾常,一時一刻都不愿意分開。

只可惜好景不長,萬松柏十歲時,萬太公突然離世,沒來得及安排身后事。

萬氏旁支見嫡系幼弱,逼上門來,要求萬老太將萬松柏交給他們撫養,允她帶著萬太公給她的私產自行改嫁。

萬太公的心腹不好插手萬家家事,敢怒不敢言。

萬老太雙拳難敵四手,為了守住丈夫的產業和兒子,被迫剜目割耳、自毀容顏,以表自己絕無再嫁之心,更不可能將萬家的家財倒貼給旁的男人。

萬家部曲聞聽此事,怒不可遏,與萬家族老對峙月余,要給萬老太撐腰出氣。

后來,萬老太慢慢淘換將領、收服人心,漸漸立住了威望。

又過得幾年,萬松柏加了冠,自己領了人馬,族中那些叔伯才沒了言語。

戾帝無道,世間漸有亂相。

萬松柏性子爽直,見不慣豪強欺凌百姓,便帶著家將扯起義旗,誓保一方平安。

許多英雄豪杰慕名加入了萬松柏的隊伍,這其中就有程少商的父親程始。

程始投奔萬松柏時,手下不過幾百兵丁,誰也沒有把他當回事,萬松柏卻不以為意,與程始兄弟相稱、平等相交,更是在程始被盤山賊圍困時,將全副家當挪借給他抵擋敵軍,救了程始一命。

萬松柏和程始的兄弟情義,深深感染了萬萋萋和程始的二兒子程頌。

萬萋萋會武藝懂騎射,和程頌一樣,跟隨父親在軍營里長大。兩人有架一起打,有酒一塊喝,程頌自小愛慕萬萋萋,萬萋萋卻一直拿程頌當哥們兒。

一枚玉玨

10年后,戰事平息,文帝論功行賞,萬松柏和程始均被封侯,萬萋萋和程頌也回到了都城。

半年前,萬松柏出任徐郡太守,萬老太怕他莽撞行事,特意找了位長輩給萬松柏做幕僚,每日耳提面命,要萬松柏務必謙和,以仁治郡。

萬松柏也知太平年月不比戰亂之世,是以,赴任后,他專心政事,不僅安排手下屯田、墾荒,還將因戰亂無父無母的孤女稚兒交給德高望重的老丈老媼收留照看,為人處事心平氣和,連架都沒跟人吵過。

4個月后,與徐郡相距不遠的壽春守將彭坤叛亂,文帝派凌不疑前去鎮壓。同一時間,萬松柏遭遇了兩次刺殺,對方自稱是戾帝舊部,再加上刺殺封疆大吏的事在別處也出過,萬松柏便沒往心里去。

殊不知,這是樓犇出錢買兇,目的就是要萬松柏的命,殺人滅口。

萬松柏在徐郡人馬眾多,樓犇的人屢屢行刺都功敗垂成。

一計不成,樓犇又暗中命人聯絡御史黃聞,讓黃聞參了萬松柏一本,說他圈占民田、強搶民女。

黃聞素來謹慎,所參之人十有八九確有其罪,文帝于是下旨,召萬松柏回京述職,表示若無此事,萬松柏便還可回徐郡繼續當他的太守。

萬萋萋知道后,趕緊拉著程頌和程少商,收拾好行裝就往徐郡趕。

兩撥人在徐郡以北的一座驛站中碰上,萬松柏急著面圣喊冤,提議抄近道回京。

途中,空中忽的射來一支冷箭,險險擦過馬車,隨即呼哨聲四起,前方突然冒出五六十號蒙著黑布的匪徒,前后包夾,將萬府一眾人等圍在了中央。

萬府人馬雖多,但對方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亡命之徒,幾個回合下來,萬松柏胸口中刀,后背還被重重錘了一下。

援兵未至,匪徒卻在步步逼近。生死存亡關頭,程頌將身子肥重的萬松柏綁縛在背上,無論如何都不肯舍下萬松柏自己逃命。

原著中這樣描寫萬松柏當時的心境:

「我當時就想,哪怕是我親生的兒子,大難臨頭之時,也不過如此了。」

幸而凌不疑及時趕到,救下了所有人,也查明了萬松柏遇刺的真相。

原來,樓犇不甘屈居人下,趁著彭坤叛亂,想出了一石三鳥之計。

他先是假意結交銅牛縣縣令顏忠,誆騙顏忠攜兩千斤精銅出城,然后屠戮了顏氏滿門。

顏忠死后,樓犇一邊將縣令的印信和兩千斤精銅交給彭坤的手下馬榮,一邊收買縣丞李逢,讓他四處宣揚,嫁禍顏忠通敵叛國。

馬榮憑印信賺開了銅牛縣城門,樓犇不帶一兵一卒,與馬榮里應外合,上演了一出「馬將軍被樓犇勸服,從逆賊陣營棄暗投明」的好戲。

樓犇步步高升,李逢卻因失去利用價值,而被樓犇害死在了獄中。

李逢的妻子平素謹慎機靈,用鄰里的話說,是個「過石橋都要敲三下看看穩不穩當」的人,李逢被關獄中時,李妻曾去探望過他。

當時銅牛縣剛被馬榮占領,李妻擔憂李逢能否被釋放,李逢志得意滿,滿口說自己是關不久的,他怕妻子不信,還與李妻咬了幾句耳朵,李妻聽后,才邁著沉重的腳步離去。

探監出來后,李妻哪都沒去,直奔當鋪,要當自己做亭長的君舅(李逢的父親)留下的玉玨。

當鋪里,李妻翻來覆去地說玉玨是君舅留下的,至少要一千錢,可掌柜卻說玉玨水色不好,頂多值三百錢。

兩邊互不相讓,便當眾吵了起來。

李妻如此反常,是因為她在聽丈夫說了樓犇的圖謀后,感到大難臨頭,所以才趕在樓犇殺人滅口前,用這樣的方式迂回地留下了線索。

果然,程少商一查,發現李逢的父親根本沒有當過亭長。她和凌不疑便從李逢開始,順藤摸瓜,終于揪出了幕后真兇樓犇,才知樓犇買兇殺萬松柏,是因為萬松柏無意中目睹了他和顏忠密會。

萬萋萋嫁給程頌

都說患難見真情,程頌對萬萋萋的好,終于打動了萬萋萋。

萬松柏膝下無子,他感念程頌的救命之恩,便有意將萬貫家財都交與程頌,又怕「上門女婿」這個稱呼會影響程頌前程,便提議讓程頌過繼到萬家,并把萬萋萋過繼給她的舅父。

萬萋萋的舅父舅母沒有女兒,本就疼愛萬萋萋,一聽萬萋萋要認他們做父母,求之不得。

為怕族中長輩使壞,萬松柏派人回鄉暗中游說,憑著十數年來搜集的族人耆老的把柄,打壓一批拉攏一批,很快便把過繼的事情辦妥了。

婚后,已經改姓的萬頌和萋萋三年抱倆、五年捧三,與萬松柏一起,在徐郡過得歡樂無比,卻很快碰到了情敵。

原來,徐郡當地有位自幼愛武的豪族女,因仰慕程頌的武藝人品,自愿為妾,萋萋不干,脾氣一上來,抄刀而出卻打不過對方,氣得在家直哭。

程頌知道后,就去找那姑娘比武,放言:「你打贏了我,我就納你。」

那姑娘自然打不過,捂著傷口泣問:「難道萋萋打得過你?」

程頌的回答很雙標:「我喜歡萋萋,打不打得過都娶她。我不喜歡你,你打不過我干嘛還要委屈自己?」

寫在最后

李妻典當玉玨后,帶著家小,連夜離開了銅牛縣,不想還是被樓犇手下追上,闔家滅門。

還好,凌不疑和程少商順著玉玨這條線索,揪出了樓犇。

樓犇自知罪孽深重,為怕禍延全族,自刎而死。

樓犇生前,曾三次派人刺殺萬松柏,好在萬松柏吉人自有天相,遇難成祥,因此收獲了佳婿程頌。

程頌對萬家以命相護,所以萬萋萋也在程頌落難入獄時,夜穿嫁衣,拼死也要嫁給程頌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