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覆流年》首播,邢菲經超很賣力,但爽劇不爽,敘事拖沓節奏慢

哒哒哒 2022/09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電視劇《覆流年》在正版視訊平台5集上線。這部電視劇由邢菲、經超和翟子路主演。幾位演員,都非常賣力的表演,顯然想要拍攝一部好看的電視劇。該劇本身定位在女主復仇的爽劇模式,但其敘事拖沓臃腫,節奏太慢,最終造成了爽劇不爽。

以往的女主起死回生復仇類的電視劇,往往會快速交代女主的前生,從而把更多的劇情時間留給復仇階段,以此來制造爽劇。這一次,《覆流年》的劇作沒有這麼做,而是按部就班得講了兩三集女主前世的故事,然后才進入到起死回生的階段,開啟了上帝視角之下的復仇模式。

這兩三集的內容,是「非常可怕」的。上百分鐘的內容,顯然會勸退觀眾。因為只要觀眾熬不住這一百多分鐘的內容,就一定會覺得,《覆流年》又是一部古裝偶像劇了,又是男女主角在奢華的古裝生活當中郎才女貌談戀愛了。《覆流年》首集勸退觀眾的可能性巨大。而第二集,則是典型的皇宮內院之中的內斗,也似乎是索然無趣的。估計這一集,也會造成觀眾的流失。

等到第三集和第四集的劇情當中,女主終于死掉了,然后又復活,開啟了自己的上帝視角之后,才開始有了一些爽劇的味道。然而,這種在骯臟的朝堂、庭院大染缸當中的復仇,本身又有多大的價值呢?不過徒增某些喜歡復仇劇的觀眾們的憤懣罷了。真的優秀的電視劇,講的是和解,可真不是復仇。看復仇劇能咬牙切齒的,還是多看看心理醫生吧——大抵以劇情女主之不幸,錯誤認定為自身之不幸,女主之復仇,假想為自己之復仇。

爽劇不爽,是《覆流年》最大的問題。首先,大量觀眾根本等不到這一百多分鐘的女主前世交代。其次,今生開啟之后的復仇模式,也缺乏觀眾共情。在一個架空的古裝環境當中,搞宮斗、庭院斗那一套,已經嚴重落伍了。觀眾們現在想要看到的,是現實主義環境當中的人生悲喜,是溫暖的人文主義情感本身。而不是這些烏七八糟的斗。

當然,只從爽的角度上講,《覆流年》當然可以把宮斗、庭院斗那一套重新利用起來。然而,爽劇的最大優勢是敘事節奏快,讓觀眾看著覺得開心。類似《覆流年》這樣的電視劇作品,更應該拍攝成為小短劇模式,以飛快的節奏,才能帶來爽劇的快樂感。女主的前世,在小短劇當中,三言兩語就可以交代清楚,又何必用上百分鐘的拖沓時長呢。

而在正確的爽劇模式之下,女主的復仇故事,也應該干脆利索才是。還是那句話,《覆流年》的題材和內容,都是小短劇更適合的。每集一個復仇,每集最多不要超過10分鐘,才會精彩有趣。像目前這種,絮絮叨叨非要把每集搞成正常電視劇時長,反倒是顯得故事單薄,敘事推動力很差了。

基于敘事的拖沓,女主角邢菲的表演就會出現戲拖累人的局面。所謂的戲拖累人,就是劇本質量不過關,造成演員表演上的手足無措。《覆流年》開局的劇情當中,邢菲只能按照一個古裝偶像劇的樣子去表演角色,還不能太歡喜了,只能板著臉演戲,從而讓這部古裝劇有一些嚴肅的樣子。而到了后續的復仇模式當中,這部劇本身又非常不嚴肅,女主早前的板著臉似乎又有些不成立。諸如此類的問題,在劇作當中有很多。

經超和翟子路,當然也是非常賣力的。但是,這種架空的古裝劇,因為虛空的問題,而造成演員越賣力,打過去的演技越像是碰到了棉花糖,對方軟弱無力,演員自己就顯得賣力過度了。所以,在這部《覆流年》當中,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,經超和翟子路都試圖把這部劇往真實狀態了表演,但劇本角色的飽滿度,根本無法滿足真實質感這個基本要求。

《覆流年》目前的樣子,就是尷尬的狀態了。這類內容,真的不如大大方方地拍攝成為小短劇作品,又快速反轉和高能敘事,來帶動節奏,從而讓觀眾獲得追劇快樂。 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