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卿卿日常》老四根本不知,他媳婦的那封信,暗中幫了老六多大忙

常冬冬 2022/12/08 檢舉 我要評論

拿破侖說: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!

一直以來,庶出的老四都是攀附在老二嫡長主的尊貴之下生存,老二被廢以后,老四再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欲望:

大家都是庶出兄弟,他再沒了顧慮,搏上位,誰都有機會爭上一爭。

客觀來講,老四比老二有腦子,有城府,但過猶不及,聰明反被聰明誤。

新川主派老四和老六去北邊賑災時,老四媳婦寄給老四的那封信,無形之中幫了老六好大的忙,更是徹底打破了老四和老六之間微妙的博弈天平!

老六得民心

新川主讓老四和老六2個人去賑災,有考驗2人能力的意思,當然,還是一貫的制衡風格,他不允許一家獨大。這一點,老四和老六心里都明白。

只不過,老六去賑災,就是單純的賑災,他不想出風頭,只想切實的幫難民度過寒冬。更沒有和老四較勁的成分。

但2人誰也沒料到,老六竟然不敵北方的寒冷,病倒了。

老六心思縝密,能力卓越,可以說是新川主眾多兒子中,最出色的1個。

是以,當老二下台后,漸漸露出爪牙的老四,把老六當成了進階的勁敵。處處使絆子,想要壓老六一頭。

若說先前,老四還會顧念兄弟情分,但在老四收到他媳婦的那封信之后,徹底變了:老四不顧老六病重,只身回了新川,甚至讓下人悄悄給縣令帶話:

老四這是想借病魔之手,要生生的把老六拖到一命嗚呼了呀!

然而好人終有好報!

老六雖然病重,但一直有李薇貼身照顧,尤其是當地的災民,再得知老六感染了風寒后,暗中籌措物資,齊齊給李薇送了過來,想要敬一片心意。

救人者卻反被人救,災民們的自發行為足以說明,老六這趟,來的值,深得民心。

他擁有了做川主甚或是明君,該有的人望!

老四失圣心

毫不客氣的說,老四其實是新川主歷練老六的一塊磨刀石,就像當初新川主讓老六制衡老二一樣。

只不過此時的新川主和彼時的新川主已經大有不同。

老四聽從媳婦的話,不顧病重的老六,回了新川,想要大肆宣揚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,但新川主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。

反而異常關心,因為生病而滯留在北寒之地的老六,直至新川主得知了真相:老六根本不像老四說的那樣,沒有大礙,反而病的很重,恐有生命之危。

老四的謊言被戳破了,哪怕他在賑災時表現的不錯,但也于事無補。

當老六安然無恙的回來時,新川主毫不遮掩自己對老四的不滿:

如果說新川主因為看不透老六,而心生忌憚;那麼老四的所作所為卻是犯了新川主的3點忌諱

1、欺騙對于老六的情況,新川主問過很多次,但每次老四都撒謊說老四沒事,父親寬心。

然而真實情況卻是老六病重并非無恙,老四的謊言被老六親母和夫人赤裸裸的戳破,老四對于新川主的欺騙,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!

新川主和這些兒子們,先是君臣,再是父子,老四如此欺瞞君上,把他當成傻子一樣欺騙,此等行為,新川主豈會輕易揭過?

2、越權自從老二被廢以后,未來的儲君人選一直待定。

最有可能繼承大統的無非是老四和老六。如果真如老四媳婦所言,能讓一場病把老六拖死,那老四就能不戰而勝,何樂不為?

但老四卻忘了, 他這是越權行為,分明是想做新川主的主,讓他無人可選啊!

尤其是在謊言被揭穿之后,新川主對于老四的憤怒和失望,可想而知。

3、狠毒曾經的新川主, 君王之心占9成,父子之情只有1成

但自從廢棄老五和老二之后,老六跪在地上所說的話,新川主才算真的入了心:

男人年輕時,想的是宏圖霸業,不容自己的權威受到一絲挑釁,哪怕是兒子也不行。

但上了年紀后,難免想讓兒孫承歡膝下,驀然回首,那麼多兒子,如今能頂事兒的不多了。

所以,此時的新川主宛若新生,他依舊會用1個兒子去制衡個兒子,但卻有了底線:要兄友弟恭。

是以,老四對老六的不管不顧,在新川主這里,算的上是狠毒的手段。

最終只是罰他關禁閉,足以說明新川主記恨老四不念手足之情,但卻依舊顧著父子情的。

老四涼薄的印象,已然刻在新川主的心里,拔不掉了!

老四因為他媳婦的一封信,對老六棄之不顧,由此失了圣心,也是他咎由自取!

愚者制造問題,智者解決問題

在新川主的一眾兒子中,老六是當之無愧的智者:有大才,能隱忍,情緒穩定,懂藏拙。

老四雖然比老二強上1點,但他依舊愚不可及。

愚者制造問題,智者解決問題。

老四想上位,卻不夠狠,耍陰招,結果陰的卻是他自己。原本新川主對他有所改觀,可他卻非得玩一出薄情寡義,這等手段,根本不是老六的對手!

老六不屑玩陰的,和兄弟們對壘,從來都是走陽謀:兵來將擋水來土掩,不挑事更不怕事,事情來了,他都能一一解決。

新川主曾讓老六做老二的磨刀石,殊不知,老二才是老六的試金石。

愚者在智者面前,哪怕是使絆子扔出的絆腳石,也會乖乖變成墊腳石!

老四一家演的這出,著實是在為老六做嫁衣啊!

他們錯在只是看到了高高在上的權利,卻忘了算計人心吶!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