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否原著:朱曼娘至死不知,顧廷燁不娶她,實因藏在明蘭這番話里

小九 2023/02/02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原著里,顧廷燁和一惡少別苗頭,險些傷了朱曼娘和她哥哥,于是顧廷燁花錢將他們救下。事后,顧廷燁看他們無處可去,便收留了他們。

誰知,朱曼娘看著顧廷燁是個富家公子,便動起歪心思。她讓哥哥帶著銀子逃到外地做生意,而她則留在顧廷燁身邊,等待時機。

那會,顧廷燁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,又與顧老侯爺發生矛盾,小秦氏對他更是佛口蛇心,在侯府里幾乎看不到真心。

顧廷燁心中的郁結無處疏散,恰好朱曼娘出現,替他排憂解難,一時間顧廷燁覺得自己遇到人生知己,對朱曼娘是萬般寵愛。

沒過多久,朱曼娘便為顧廷燁生下一兒一女。當初,顧廷燁為了朱曼娘,不惜與顧老侯爺反目。

可後來,朱曼娘破壞顧廷燁和余嫣然的婚事,又設計陷害余嫣紅,這些事樁樁件件足以讓顧廷燁看清朱曼娘為人。

而朱曼娘自始至終都幻想成為顧廷燁的正妻,但明蘭與她的一番對話,透露出顧廷燁不愿娶她的真實原因。

01模仿琉璃夫人

明蘭懷孕后期,顧廷燁被朝廷派出去辦差事,小秦氏趁機找來朱曼娘,并用長輩身份給明蘭施壓,讓她收留朱曼娘母子。

可明蘭也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,面對小秦氏的施壓,朱曼娘的道德綁架,明蘭開始一一反擊。

在原著里,明蘭知道朱曼娘想談身世可憐,于是她就談藝術追求;朱曼娘想拿兒子說事,她就繞開這個話題。

明蘭玩味地看著朱曼娘:「觀你行事,也不像那貪圖舒適安逸的,攜子幾千里追隨侯爺,是個有大志向的呀。 莫非你想效仿琉璃夫人,叫侯爺也不顧世人成見,明媒正娶了你?」

朱曼娘正著急否認,卻被明蘭打斷:「可到了到了,你還是沒能成第二個琉璃夫人。 你機關算盡,依舊沒有名分,非但不能進門,連兒子都不能認祖歸宗。」

朱曼娘一雙怒目瞪著明蘭,像一只蟄伏的雌獸,蓄勢待發要撲上去。

明蘭不再發笑,神色認真:「 你最大的錯處,就是沒明白,真喜歡一個人,就該為他著想。侯爺心里仰慕父親甚矣,嘴里說得再狠,也想父子和睦。若琉璃夫人是你,她早就離開侯爺,絕不叫他們父子因你而不斷爭執生隙。

侯爺想娶個賢惠的大家閨秀,若琉璃夫人是你,她早就扭頭走了,絕不礙著侯爺的前程,而非如你,反去登州攪了親事。侯爺想一雙兒女平安康泰,若琉璃夫人是你,她定好好教養孩兒,讓他們自立堅強成人,而不是把稚齡女兒扔下,又拖著三四歲的兒子遠走天涯...

從始至終,你只念著自己。不論侯爺愿不愿意,你的兒女如何,你只依著自己的念頭去行事。你這樣,也配和琉璃夫人相比?有你這番死纏爛打的功夫,人家早在救助老弱貧苦無數,立起自己的一番家業!」

明蘭這番話,成了壓垮朱曼娘最后的稻草。那一刻,朱曼娘不管不顧地爬起來,瘋了似的,朝明蘭撲過去。幸好丹橘和貼身丫鬟反應迅速,一把按住朱曼娘。

朱曼娘之所以那麼憤怒,是因為明蘭戳破了她藏匿已久的真相。其實,朱曼娘并不愛顧廷燁,選擇委身于他,不過是看中侯府嫡子身份帶給她的名利。

朱曼娘口口聲聲說著【愛】,卻處處都想著自己的私利,她從沒考慮過對方想要的東西,更沒想過為之付出什麼,這樣的【愛】不過是一種虛偽的假象。

一個從不在乎你感受的人,卻張口閉口說著【愛】,甚至拿【愛】當做談判籌碼,這樣的人何其虛偽,何其令人懼怕。

02顧廷燁說出真實感受

顧廷燁趕回來處理完家事,便找朱曼娘對峙。他冷冷地看著朱曼娘:「一步步,一招招,你都算得清清楚楚。我終究如了你的意,背父離家。

若非我對你存了疑心,若非嫣紅之事,我就該如你算計的那般,帶著你遠走江湖,然后以你為妻,對吧?」

朱曼娘被懟得啞口無言,片刻后,說道:「...我不稀罕侯府的榮華富貴, 我只要二郎,咱們遠遠地離了這兒,自己立起門戶。二郎有的是能耐,到時候,咱們一家四口,和和美美地過日子,做一對神仙般的快活夫妻,有什麼不好?」

顧廷燁反問道:「 你的盤算很妙。可你有沒有問我一句,我是否愿意過這樣的日子?」

朱曼娘呼吸急促,眼神躲閃起來。

顧廷燁扭過她的臉,注視著她,一字一句道:「 我今日把話跟你說清楚,我從未有一日,想過要娶你為妻!」

其實,當初兩人其樂融融時,顧廷燁最大的愿望,也不過是想好好對待這個可憐的女子,叫她以后的日子能安享富貴,不再受人欺負。

沒想到,他的這份憐憫之心,被朱曼娘誤解為愛。如今,顧廷燁說出真話,但朱曼娘卻依然不愿從虛假的夢中醒來。

朱曼娘張大嘴巴,尖叫道:「你不想娶我?那你想娶誰?那些只會家長里短、自命高貴又瑣碎無知的平庸婦人?」

顧廷燁笑了笑:「 你說對了,我還就想娶這樣平庸的婦人,能相夫教子,能妥善理家、關照族人、里外應酬、溫善平庸的婦人,而非你這般了得的奇女子!」

顧廷燁話中帶著譏諷之意,朱曼娘仍舊不信顧廷燁不愛自己,哀戚道:「 你不過是瞧我人老珠黃了,新夫人美貌,你變心就變心吧,說著許多做什麼?天下男子多負心,只可憐我,一顆心全給了你,只落得如此下場。」

顧廷燁捫心自問,這些年漂泊在外,寧可自己吃穿粗糙簡陋,也定要省出銀子寄去京城,給曼娘母子花銷,直至今日,他終于可以理直氣壯地說:「 我對得住你,我始終都對得住你。」

既然朱曼娘不愿從自我偽造的假夢中醒來,顧廷燁也不想與她過多糾纏,命人送到鄉下的莊子。

誰知,朱曼娘怔怔地看著顧廷燁:「 你就這般厭棄于我,連見都不想見我了?

顧廷燁靜靜地看了她一會兒:「我是怕你。」

對顧廷燁來說, 朱曼娘就像常嬤嬤故事里的蜘蛛精,織下一張張又粘又密的網,鎖定目標后,便將其活活困在其中,怎麼也掙脫不得。若再叫她糾纏下去,他甚至覺得,只有殺她一途了。離開她,仿若逃出生天。

對朱曼娘而言,顧廷燁是她攀附高門的機會,即便為顧廷燁生下一雙兒女,她也從沒真正愛過他。而朱曼娘自始至終想要的不過是侯府娘子的身份。

為了成為侯府娘子,不惜利用兒子昌哥,只可惜事情并不如她所愿,最后昌哥被她活活拖死,徹底毀了她的攀富心。

朱曼娘的悲慘結局,正應了《紅樓夢》那句: 機關算盡太聰明,反誤了卿卿性命。

朱曼娘的一生都在算計,最后被自己的算計所害,也算自食惡果。

俗話說,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!

一個壞事做盡的人,沒有慈悲心,也沒有同情心,就算栽了跟頭也不值得他人憐憫。

一個常在黑夜中行走的人,最終會被黑夜吞噬,無一例外。

用戶評論